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王德培资产泡沫由荒凉的荒变成恐慌的慌

2018-08-23 17:50:05

王德培:资产泡沫由荒凉的“荒”变成恐慌的“慌

“整个金融政策的态势是2015年闯关变成2016年的管控,是问题导向,绝对不是顶层设计,中国政策的变化是问题导向型。” 8月21日,在由福卡智库与第一财经联合主办的“2016 福卡智库 · 第一财经 趋势 论坛”上,福卡智库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王德培说,当今世界包括中国发生这么多事,主要由五个泡沫造成的:金融泡沫,央行泡沫,产能泡沫,资产泡沫,科技泡沫。这是人类的一个宿命, 它们内在的逻辑关系必然是一条一条走下去的,我们今天来到了第四个泡沫——资产泡沫,而且来到了“荒”和“慌”的切换当口。

以下是福卡智库授权澎湃发表的王德培部分演讲内容:

当下的资产荒有两层含义,一是“荒凉”的荒,我们M1是44万亿,M2是150万亿,老百姓尤其是企业家都把这些钱放到活期存款里,活期存款算是M1,钱很多,资产在哪里,这是一个荒

王德培资产泡沫由荒凉的荒变成恐慌的慌

。疯涨之后的房地产行业,南京存量房3万套,现在每个月的销售1万套,在南京卖房要摇号,像上海汽车摇号,所以在南京市买到一套房就像中彩票了,你说这个资产荒不荒?

资产荒这个话题在2016年已经陡然地转变成竖心旁的“慌“,恐慌的慌,为什么恐慌呢?国家的金融政策开始方向性地进行调整,仅靠房地产支持中国经济不行。去年经过调整以后GDP 是67万亿,一半是用于消费的,我们所有的服装,包括纺织的布料等等是1.5万亿,汽车一年是2万亿,第一的是万亿的房地产。有关部门已经放了狠话,将义无反顾出台房产税。针对房地产贷款等一系列的政策,就是中央政府准备戳破这个资产泡沫续篇。

金融改革以后是制度变更创造财富,这样的财富来得连你自己都难以想象,土地红利、认购证、以及现在的IPO,甚至是新三板,盆满钵满,财富高度的集中是靠劳动吗?不是的,是靠制度的变换。整个国家是因为社会出现骚乱,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倒逼国家调整金融政策,由闯关变成管控,这是国家可能要戳破资产泡沫的第一个信号。

为什么世界及中国发生这么多事,我想是由五个泡沫造成的:金融泡沫,央行泡沫,产能泡沫,资产泡沫,科技泡沫。

第一个,金融泡沫,2008年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反过来证明今天的市场经济,金融常态下可以优化配置,但是任由它走向极端只能带来更大范围内经济的崩盘。危机爆发了以后,政治家都是追求平衡,所以伯南克就在电视台公开讲话,各位不要恐慌,我将派直升飞机飞到华尔街上空下底下抛洒货币,第一波抛洒了6.6万亿,第二波抛洒了6000亿,第三波是每个月抛洒850亿。我们国家2008年上半年打压遏制过热的经济发展势头,到了2008年年底危机一爆发马上转向,中央拿出1万亿,地方配套3万亿,财政引导4万亿,2009年4月份全国的信贷突然井喷9.6万亿,我们的M2已经是150万亿,其中100万亿就是这七年创造的,这在人类经济史上有过吗?

第二个泡沫就是央行的泡沫,老大美国注水饮鸩止渴,中国变本加厉注水,安倍晋三第一波抛出2万亿美金,前两天又宣布了28万亿日元新的经济刺激,只有欧洲人讲究原则,财政金融要平衡,要勒紧口袋过日子,你一勒,老大老二老三日子过得很好,他日子不好,矛盾就集中到他那里,所以整个欧洲特别是南欧,失业率达到25%,岁失业率达到50%,成为一个动荡的社会。最后问题倒逼这些欧洲央行也开始动脑筋,所以整个欧洲2015年开始实行负利率,日本也开始负利率,金融泡沫加上央行的泡沫,这两个泡沫叠加世界经济已足够麻烦了。

第三个是产能泡沫,我们制造业那么多的钢铁消耗得了吗?今年因为螺纹钢上来了,大家都去猜背后的因素,我说很简单,房产井喷了,螺纹钢肯定也井喷,就是这么简单。现在这些实体经济日子很不好受,在一定意义上讲是咎由自取,你创造了一个全球都无法消费的过剩商品,与过剩商品背后相应的就是过剩的货币。

三种泡沫叠加了以后就导致第四个泡沫 —— 资产泡沫出现了,所以资产泡沫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前三个泡沫叠加了以后形成的。讨论中国特色,中国的根本点在哪里,说得浅一点,中国人是抓基本建设和房地产,这是中国经济的逻辑,对于美国而言就是金融和科技。再往深讲主要就是土地。银行发了那么多货币,为什么中国没有崩盘,都被土地吸纳了,被土地上面的建筑吸纳了,所以中国那么多的钱没有出现失控的通胀,土地和房产吸纳了货币。

国内干枯的土地水注满,开始变成湿地了。新城建设,未卖出去的7亿平米,再建的、已建、还要建的70亿平米,这些所有的存量和增量可以解决34亿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这么一来这个土地和房产无法成为我们印刷货币的主战场,所以我们提出来“走出去”,要进行国际资产配置,要让全世界人民分享中国的通货膨胀,在全球进行收购、并购,这个事美国与欧洲做过了,我们今天依然做。

全世界的央行为了拯救经济注水,进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投放,最后从门口扔出去的,从窗口又进来了,如此一来推高了资产价格。资产价格和房地产价格一上去,引发了整个社会的不满意,老百姓不满意,有关部门马上又要改口,又要收,一收经济又要下来,全世界政治家客观上结成了神圣同盟,围剿富人,资产泡沫已经由荒凉的“荒”演变成恐慌的“慌”。

第五个泡沫虽然是科技泡沫,但是这个泡沫在形成过程中,破灭过程中成就的是谁?购买了科学技术、仪器设备,成就了那些博士、博导等等,虽然泡沫破灭了,但是给他们带来了就业机会,10%的成功又让中国带来了一系列的发展。

科技创新有一个偏态曲线的规律。在第一波概念出来的时候大家纷纷往里面冲,资本也往里面冲,但是它的技术是有限的,我们看VR一刻钟会有晕眩感,要真正走向普罗大众,让我们像看电视那样欣赏,至少要一个年代。所以第一轮催生出来的产品最后都不接地气,70%-80%的企业要倒闭,就像今天我们拿着很方便,但是在十多年以前那是概念,七八十个企业死掉了。接着,这个曲线会继续向前走,这个往前走的斜率很小,但是那些企业才是真正能够稳下来站住的企业。

所以即便是投资新经济,也要看你站在这个曲线的哪一端。总而言之,中国的老经济目前确实呈现出去产能的态势,日子很很萧条,但是我们的新经济正在破土而出,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整个国家的金融业态正在发生实质性的转变,中央政府是在被问题倒逼过程中实现转型的。我们认为有几股力量引导未来趋势,科学家走在最前面,企业家,然后是政府、及社会的方方面面,这几个方面合拢来形成的对角线才是未来真正的趋势。

未来整个国家的资本金融会发生一个什么变化,就是由原来的炒作证券诸如此类的金融化变成资本化,这个资本化怎么表达出来? 是由国家出面背书的,或者由企业自由组合的资本化运作,形成超过VC和PE的“产业引导基金”。我们经常说资产负债端和资产收益端不匹配,因为投钱的人希望波动小、收益高,然后流动性要强。但是。搞科技创新99.1%是失败的,这种巨大的失败不是某个机构、或某个地方政府能承担的,一定要有规模来分担风险。未来可预见的一个年代在这个方面的商业机会我认为是相当多的,投资者要有耐心。

综上,整个金融政策的态势是2015年闯关变成2016年的管控,是问题导向,绝对不是顶层设计,中国政策的变化是问题导向型。“五个泡沫“是在世界范围内的话题,金融泡沫、央行泡沫、产能泡沫、资产泡沫和未来的科技泡沫,这是人类的一个宿命, 它们内在的逻辑关系必然是一条一条走下去的,无非我们今天来到了第四个泡沫——资产泡沫,而且来到了“荒”和“慌”的切换当口。我也不赞同经济健康不健康,好还是坏的概念,因为一个企业要真正做大做强,有爆炸式增长的机会时间窗口在哪里?就是在危机的底部,你才可能兼并重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