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广东部分担保公司资金链告急或引发骨牌效应

2019-02-03 00:52:48

广东部分担保公司资金链告急 或引发骨牌效应

“嘀嘀嘀”春节假期到来,广州市一大型担保公司的高管却仍忙得不可开交,响个不停,与短短2个小时的访谈多次打断。近期,由于多家国有大银行因资金紧张和风险考量收紧了担保贷款业务,个别银行甚至暂停了与一些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该公司顿时陷入资金链可能随时断裂的危机中。

这只是广东担保行业的个案,还是行业性危机的预兆?类似现象是否会引发类似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最近两周,广泛走访了广东担保行业相关联的方方面面。

个案调查

担保公司“血液”耗尽 命悬一线

春节来临,但广州市一大型担保公司的高管依然没有等来银行放松政策的好消息。由于银行只收不贷,公司能做的业务越来越少,而每个月大量的到期担保贷款,压得其喘不过气来。“从去年7月份以来,我们便开始替客户垫资还款,垫到去年12月底,已经垫了几个亿出去,现在垫无可垫了。到今天,我们面临的压力是顶不住的压力,很难撑。还撑不撑,公司高管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上述担保公司高管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如果继续流血,都要撑不住了。我们公司一垮掉,势必在行业内引发骨牌效应。”

为了缩减成本,从去年12月份开始,该公司已经开始裁员。公司高管们不停地在省市金融办和银监、银行之间奔走着,希望能够获得银行的宽限。

据上述高管介绍,之所以出现这种危机,源起银行的政策发生了变化。受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的影响,从去年7月开始,多家银行收紧了担保政策,中行从去年7月开始便只收不贷,农行从去年8月中下旬开始要求提前还贷。从去年10月开始,工行也开始跟进,全面暂停民营担保公司贷款业务,去年12月6日,工行方面表示总行出台了一份文件,规定暂时只跟国有政策性担保公司合作,审批严格控制。

为了缓解客户还款压力,该担保公司想帮客户办理转行手续,结果一查信用记录,发现有七八个客户在没有任何预期和不良还款记录的情况下,被农行归入关注类贷款,结果续也续不了,转也转不了。“现在银行只收不贷,贷款企业担心还了以后再贷不出来,干脆不还了,最后压力倒逼向担保公司。”上述担保公司高管对本报表示。

据其介绍,银行在收缩贷款的同时,还纷纷提高了担保公司保证金比例,如中行将保证金比例由15%提高至20%,农行将保证金比例由10%提高到了20%。保证金的提高,又使得担保公司一大笔的资金被吸了进去。

公司千方百计熬过了去年12月31日,原本希望今年银行会有政策支持,但是到目前为止,银行方面非常安静,担保公司的授信大合同仍然未签下来,政策依然不明朗。而该公司每个月到期贷款很多,压力非常大。

“广东地区的担保行业本来是比较稳健的,结果温州出了事,我们也吃药。”上述高管抱怨称。“银行方面排查风险,应该采取逐步压缩的方法,如果全部只收不贷,我们担心出现连锁反应,现在整个行业都非常紧张。”该高管呼吁道,“对担保公司和企业而言,关键是要让他们逐步过渡,避免因资金链断裂而死掉,一刀切的方式很容易造成整体风险!”

各方反应

广东省金融办:正在了解相关情况

昨日,广东省金融办副主任叶穗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已听到相关的反映,正在收集和了解相关情况。

一定要依法依规经营

其表示,由于银行全面收缩银根,目前是担保行业最困难的时候,大家要抱团取暖,不要恐慌。对于担保公司而言,一定要依法依规经营,如果不依法依规经营,问题就会很严重。

工行:并未“一刀切”

向工行广东省分行求证,对方回复称,对非政策性担保公司贷款不存在“一刀切”的状况,然而对于有关2012年担保贷款授信是否削减等问题,并没有给予说明。致电中行广东省分行等大型银行,对方均表示对担保贷款问题“目前不方便回应”。

然而,从一国有大银行从事担保贷款的业务经理方面了解到,目前部分银行与监管层对担保贷款的风险权重都没有明确,导致个别银行出于风险控制与减少拨备压力考虑而提前“砍掉”部分担保贷款授信计划,转而进行直接放贷。“一些担保公司贷款实际上是借新还旧,如果企业与担保公司出现资金链问题则很容易成为不良贷款。”

协会:担保业压力加大

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秘书长陈文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由于银行收紧政策,目前个别担保公司形势确实很严峻,中小企业融资难,还款也难,担保公司的代偿压力加大,整个行业目前的形势比2008年时要严重。据其介绍, 2010年,广东省担保机构代偿笔数为132笔,代偿总额为1.879865亿元,代偿率仅为0.13%。2011年估计要翻一倍,个别担保公司代偿率可能会飙升得很厉害。

陈文表示,现在大家都担心其他银行跟风,如果都跟着来,担保行业肯定要出大问题。目前协会正在调查,虽然资金链断裂目前还只是个别现象,但如果蔓延到其他企业,情况会不堪设想,希望能引起政府重视。

是否会有连锁影响 专家观点大有分歧

前述大型担保公司遭遇的危机,到底是个案,还是行业的普遍危机呢?

广东金融学院代院长陆磊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称,对于个别担保公司资金链断裂是否会引发行业危机的问题,无需过分担忧。首先,温州出现问题的主要是以投资为目的的各类民间放贷机构,而非与银行打交道的融资性担保公司,而且广东地区担保公司问题比温州要小。此外,这种情况的出现与年关前资金紧张有关,估计年后情况会有所缓解。此外,其他省份的投机情况比广东要厉害,如果出现问题,将是全局性问题,监管机构一定会介入。

不过,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黎友焕表示,现在民间借贷危机在进一步发酵,形势甚至比几个月前的温州还要严峻。广东个别担保公司的危机是否会引发连锁反应很难说。他担心政府和监管层反应滞后,会令危机加剧。

其他公司:广东担保业不会出现温州式危机

从多家与工行打交道的担保公司和按揭公司了解到,近期工行暂停了和一些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

前几天参加了工行广东省分行通气会的一按揭公司老总表示,工行方面表示目前暂时只与国有政策性担保公司合作,对于已经合作的无国有背景的担保公司,全年的额度要压缩20%。其表示,银行之所以暂停合作,与最近几年担保行业的混乱局面有关系。目前的担保公司中,虚假注册的情况很普遍,几百万的资金,结果注册了1个亿;此外,市值 1000万元的物业,加个担保,往往套了三五千万元贷款出来。

该按揭公司老总表示

广东部分担保公司资金链告急或引发骨牌效应

,工行的政策对按揭公司影响不大,按揭公司的业务主要是短期过桥贷款和企业经营性贷款,担保公司会受较大的冲击。

广州一家龙头担保公司老总在接受本报专访时也表示,最近一个月内,有个别担保公司被银行限制了准入,并不代表广州整个担保业出现了问题,像自己的担保公司去年以来没有出现一笔代偿的情况,2011年该公司的业务量还增长了15%左右。

其进一步分析称,只要客户能正常还款,担保公司就不会有资金链断裂的问题,个别担保公司之所以出现危机,主要原因可能是经营不善,第一种可能性是大量业务过于集中在少数几家银行上,因此一家银行停了合作,业务就大受冲击。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滥保,没有经过认真的评估调查,超过客户的还款能力去担保。第三,担保者可能占用了客户贷款,靠借新债还旧债维持,贷款到期,非得在银行再贷一笔才能滚下去。

不过,上述龙头担保公司老总表示,目前广东整个担保行业的主流还是好的,不会出现类似温州的情况。而且银行不可能不做中小企业贷款,这对于实力强、经营规范的担保公司来说反而是一个机会。据其估计,目前在广东的中小企业贷款里,担保贷款占比30%左右。“这个行业良莠不齐,需要清理规范,退出三个五个也很正常。这只是一个行业洗牌的过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