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上海家化16日开关门股东大会葛文耀继续担

2018-10-25 19:14:55

上海家化16日开关门股东大会 葛文耀继续担任董事长

据上海家化内部人士向21世纪透露,5月16日的股东大会将不涉及与大股东关系和上市公司董事会增补董事事宜,葛文耀依然担任本届上市公司董事长。

上海家化的内斗风暴,随着葛文耀在家化集团的职务被罢免而升级。

而这正在5月16日上海家化股东大会召开之前的节骨眼上,受此影响,13日上海家化放量大跌,收于69.99元,跌幅达5.30%;14日全天停牌;15日复盘一字跌停。

据上海家化内部人士向21世纪透露,上海家化接到国资委通知,双方的静默期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暂时不接触媒体,而16日的股东大会也将不对媒体开放。

该人士介绍,5月16日的股东大会将不涉及与大股东关系和上市公司董事会增补董事事宜,风暴中心的葛文耀依然担任本届上市公司董事长。

从国企厂长到合资公司老总

葛文耀的名字似乎与上海家化紧紧连在一起。

1985年,葛文耀开始担任上海家用化学品厂厂长,彼时的上海家化固定资产仅400万元,规模很小。随后,上海家化发展迅速,据葛文耀回忆,1990年,上海家化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4.5亿元,利税1.08亿元。在国内化妆品行业中,上海家化的地位遥遥领先,规模超过行业第二、三、四、五的总和。

而在同年,浦东开发,美国庄臣公司愿意落户上海,但条件是与上海家化合资。葛文耀认为,虽然庄臣公司杀虫剂在美国的市场占有份额是第一,但化妆品这一块并不大,也不强,原本并不愿意与庄臣合作。

最后在当时的上海市政府的协调下,上海家化还是决定和庄臣合资,把旗下占2/3的销售额、大部分员工和生产场地、设备的“美加净”和“露美”两个品牌放进了合资企业,但依然保留了母体“上海家化”。

1991年1月起,在美方的坚持下,葛文耀担任了这家新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一做就是17个月,葛文耀后来回忆认为,在这一阶段,他学了很多东西品牌经理制度、重视毛利的观念、人才细分化的观念等。

到1992年6月,葛文耀带着人们的震惊和不解,放弃了美方提供的待遇,又重新回到了上海家化,抽离了两大品牌之后的上海家化萎缩得厉害,销售只有1.7亿元,净资产只有4000万元。

重新起步,儿子吃掉老子

重新回到上海家化的葛文耀,要收拾的摊子不仅仅是工厂本身,还要面临世界化妆品巨头对市场的侵蚀。

必须提到的是,当时的葛文耀极具魄力和胆识。为了重整工厂,他决定一次性付出600万赎回“露美”和“美加净”两个被冷藏的民族品牌,而此举也使上海家化失去了连续30年每年可从合资企业得到的1500万元返利。

一切重新开始,到1995年,上海家化的销售额近7亿元。1998年10月,上海家化集团成立。同年,上海家化兼并上海日化,当时的媒体称是“儿子吃掉老子”。

因为上海家化原是上海日化的下属企业,于1992年从上海日化独立出来,同为上海轻工控股的直接下属企业。彼时上海日化的规模比上海家化要大很多,销售额和净资产都是上海家化的1015倍。

但此时不同彼刻,1998年,上海日化账面亏损每年1.1亿元,审计后的净资产只有2.6亿元。作为上海工业实施大集团战略的重大举措,上海家化对原上海日用化学(集团)公司进行了吸收兼并。

葛文耀后来告诉媒体,兼并上海日化的时候,不仅没有拿到国家一分钱。为了消化上海日化,上海家化还付出了5亿元的代价。不过,经过重组新的家化集团构筑了化妆品、药业、饮料和精细化工四大产业板块,集合起整体优势,重组当年即完成工业总产值27.47亿元,实现销售收入30.56亿元和利润17755万元。

联姻平安 变身受气小媳妇

当了20多年国企厂长的葛文耀,一直希望上海家化能够脱离国企体制的束缚。

“国资有许多条条框框,可能很小的项目,我要报我的上级,有的甚至报到国资委。”在联姻平安之前

上海家化16日开关门股东大会葛文耀继续担

,葛文耀曾这样抱怨。

直到2011年9月7日,上海市国资委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以公开挂牌方式出让家化集团100%股权,挂牌价为51.09亿元,葛文耀的多年夙愿即将实现。

这是上海市国资委成立以来,第一次采用市场化方式大规模出售优质资产。在上海国企改革的进程中,堪称里程碑事件。一时,竞购方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上海复星、海航商业和平安创新资本全资子公司的平浦投资。但很快,复星决定退出竞购,竞购大战变成两强相争。

从今时今日来看,当时的葛文耀似乎格外偏向平安方。事后葛文耀透露,平安的出价比海航低了近6亿。看中平安的金融实力的葛文耀,希望对方能够长期持有家化股票,并且会投巨资支持家化产业发展。

针对频频运用再融资杠杆的海航,2011年10月30日,上海家化推出“毒丸计划”,增加了竞购条件:公司董事会承诺未来三年(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内,除股权激励增发外,不提交其他任何形式的再融资方案(含票据及债券融资).

2011年11月,平浦投资击败海航商业,以51.09亿元摘得家化集团100%股权,同时成为上海家化的第一大股东。

不过,联姻之后两者的甜蜜期只有几个月。2012年4月,因为海鸥手表项目,双方就产生了龃龉。事后据葛文耀在股东会上回应,在海鸥表项目上,平安与家化确实意见不太统一。

而在此前,受让国资委股份之时,平安曾公开承诺“针对家化集团日化产业链延伸、化妆品专卖店、直销品牌、SPA 汉方店、精品酒店、旅游项目开发、高端表业等时尚产业拓展承诺追加人民币70 亿元投资”。

海鸥事件之后,平安与家化的矛盾并未得到根本缓和。

2012年11月19日,葛文耀微博上突然炮轰,称“你收购的是集团,只是间接拥有上市公司27.5%的股份,我这董事长代表广大股东利益。”之后的12月18日,平安入主家化集团后的第一次股东大会上,身为平安信托董事长的童恺出现在董事候选人名单里。不过,童恺的提名议案却出现一张反对票,不和的消息甚嚣尘上。

纷争在近期迅速扩大,5月13日上午8时许,葛文耀发微博称,“企业遭受政治风波,是对企业和员工的一种考验”,暗示家化内部的斗争已经演变成“政治风波”。而下午4时许,葛文耀在回复友的评论中直接点名炮轰:“平安进来后,家化集团便名存实亡,只有卖资产”。

当日晚些时候,平安信托证实,家化集团已于11日召开临时董事会议,决议免去葛文耀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由家化集团董事、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张礼庆出任家化集团董事长。

免职理由则是葛文耀私设“小金库”,面对平安的指责,14日23时54分,葛文耀微博回复友道:“根据中纪发(2009)7号文件对小金库的定义,家化不存在小金库,我己聘请了律师”。

葛文耀认为平安方面罢免他家化集团董事长一职的一大原因在于“他们想卖集团的酒店,大楼什么的,变现资金”。葛文耀表示,清理集团资产自己也有过想法,但是平安的做法明显违背了当初的协议。“我们当初的协议就是五年之内,不占用家化资产,不拿家化现金。”

内斗风暴前套现295万

内斗风暴的来临似乎出其不意,但葛文耀一周前的精准套现暗含玄机。

根据公开信息,21世纪整理了葛文耀的减持记录。平安入主前,葛文耀鲜有减持,而自2012年底始,仅一个多月的时间,葛文耀共减持6次,套现559万元。

近期葛文耀又于3月20日、5月7日两次减持,分别套现596万元、295万元,且抛售价格均在60元以上。

就在葛文耀以73.87元/股减持4万股之后的一周不到,上海家化便陷入内讧危机。事件爆发第一天5月13日,上海家化股价出现异常波动:盘中一度跌逾8%,收盘时跌幅为5.3%。5月14日,上海家化全天停牌,部分重仓基金发布公告,下调估值。

5月15日,复盘的上海家化直接开盘跌停,报62.99元。

虽然葛文耀已不再担任上海家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但仍担任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并正常履职。

而据上海家化内部人士向21世纪透露,5月16日的股东大会将不涉及与大股东关系和上市公司董事会增补董事事宜,葛文耀依然担任本届上市公司董事长。

作为家化集团的子公司,上海家化于2001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2012年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45.04亿元,同比增长25.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15亿元,同比增长70.14%,撇除子公司天江药业投资收益5300万元,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速59.64%。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